朵嘉浓用了半年还没好

激素脸毁容噩梦:这半年,我以为我的人生完蛋了

最严重的半年里,辞职回到安徽老家休养,一步步回到最初的样子,“修复激素脸是个痛苦的过程,... 结果用了两只,我就后悔了——脸上的各大越用越多啊,关键是,我的脸在这个时候还开始泛红了!...

手机搜狐网